【头条】海南这3位老人超“硬核”经历让人不得

  李光侬,102岁,南方电网海南琼海供电局离休职工。他年少下南洋谋生,青年时期在马来西亚抗击日寇,枪林弹雨中幸免于难回到故土,支持解放海南岛,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默默贡献……走过百年岁月,老人一如既往心怀国家、心怀党。

  百岁的李光侬依然身体健朗,除了有点耳背,别的一切都好,他讲话声音洪亮、思路清晰,表达清楚,演唱的《国际歌》和《游击队歌》歌词准确、铿锵有力。

  “父亲一生脾气都很温和,特别能包容。”李光侬的女儿李选莉说,这也跟他心中有信仰,并坚定信念有关。

  李光侬年少离家赴南洋,在新加坡,李光侬遇到了堂姐,从堂姐口中,李光侬得知,家乡已经被日本人占领了,村里很多人也被日本人杀害了,悲痛之余,李光侬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寻机会与日本人抗争。

  回到马来西亚,李光侬继续在柔佛州余文打区的一个橡胶园割胶,1942年2月的一天,橡胶园的工人悄悄找到李光侬,要李光侬为他们做交通员,李光侬这才知道,马来西亚的组织已经在橡胶工人中建立起来了。李光侬当时非常兴奋,立即同意做交通员。

  “他们看我年轻、机灵又勇敢,就动员我参加抗日革命活动,我也非常乐意参加。”李光侬的生活开始变得不一样,怀揣手榴弹、手枪、坚毅勇敢地与日军斗争开始成了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。

  李光侬参加过攻打日伪维持会的战争,参加过攻打被日军占领的当地警察局,也亲眼看到了日军的暴行。

  “日军离得最近的时候,我们相距只有4米。”李光侬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,后来日军从村里抓来30多名民众,全部杀害。

  日军投降后,有人劝李光侬回海南,“当时海南还没有解放,回去之后可以继续参加革命。”李光侬这才产生了回海南的想法。

  回到海南后,他将关系转入了中国,留在琼海长坡镇,并成为支前委员会委员,支持解放战争。

  在接下来的日子,李光侬经受着本村地主恶霸的打压和陷害,但一直在做解放军的联络员和信息传递工作,默默无闻、尽心尽力,直至1950年海南解放。

  杨运珠,89岁,南方电网海南海口供电局离休职工。他曾经是琼崖纵队独立团的一名战士,曾先后5次偷渡琼州海峡,为渡海战争送电台密码、充当渡海向导。

  杨运珠老家在广东。1949年12月,解放军开抵徐闻,为解放海南岛战役做准备。12月17日,杨运珠和战友苏周接到一个任务,将十五兵团的一份绝密电报密码交给海南岛的琼崖纵队。

  “我之所以被挑选出来,红太阳心水论坛227777!是因为我曾在琼崖纵队独立团工作过,熟悉这边的老屋主和交通线。”接到任务的杨运珠被交代“人在不失密,遇险要毁密”。

  杨运珠将密码用油纸包起来,割开鞋底把密码塞到里面。他和苏周则扮成生意人,为此,他们还专门买了60包木炭,雇了一艘船,于夜间偷渡过海,在琼山曲口港上岸。熟悉海南情况的杨运珠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,很快在演丰镇后塘村找到琼山县委领导人代收了这份密码。

  1950年3月,解放军两个加强营1700多人偷渡成功,但过海部队急需电台用于琼州两岸的联络。十五兵团派人带1部重型电台准备火速渡海。杨运珠再次领命作向导。他们乘一只小帆船从博赊港起航。经过一夜拼搏,天刚放亮便在福创港偏僻处登陆。此时,琼山县人民政府武装队伍也赶到接应。《国家孩子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吗 什么时候播出。杨运珠又一次顺利完成了任务。

  杨运珠还回忆了充当向导,带领便衣营偷渡的惊险故事。为配合大部队渡海作战,43军抽调100名侦察人员组成一个便衣营先行渡海。适逢从海南调到粤桂边纵队任参谋处长的王山平到来,看到这支突击队要一齐渡海,他感到不妥,建议分成几批渡海。于是,杨运珠再次领命,躲过敌舰的穿梭巡逻,冒险往返3次,安全带领全部侦察突击队偷渡。

  杨运珠记得,苹果网站显示最新版macOS Catalina或将于10月4日推出老百姓将自家门板拆下供解放军搭铺休息,还提供各种厨具、柴草,方便解放军做饭。解放军将士连吃饭时也在练兵。因为是亲身经历,老人更加感觉到海南解放“来之不易”。

  1951年,海南解放后,杨运珠被派到海南学习。之后,他便留在了海南,进入供电局工作,从此扎根海南。老人为渡海战役所做的贡献,也并没有被遗忘。

  王菊花,90岁,南方电网海南定安供电局离休职工。她1929年3月12日出生于定安,14岁就参加革命工作,当过交通员,反抗过日本侵略者;19岁就成为一名员,曾在反动派的监狱里遭受酷刑,却坚决不透漏党的秘密。回顾一生的经历,老人说:“选择跟党走,我选对了。”

  1939年2月,日军侵占海南岛,掠夺的铁矿、水晶、木材等资源财富难以计数,杀害琼崖无辜民众,烧毁的房屋建筑更是不计其数,琼崖儿女纷纷起身反抗日军暴行,救亡图存。

  当时年仅10岁的王菊花耳闻目睹了日军的残暴,就立志要杀敌报国。1943年,王菊花毅然走上革命的道路,成为一名交通员。

  “日军都是杀人的恶魔。有一次送信须途经他们的炮楼,很多人都不敢送,我主动站了出来,组织也放心地把信交给了我。”王菊花说送信时,她化装成一个流浪的疯子,成功躲过日本兵的盘问,最终将信件安全送到联络人手上。

  “最危险的一次是给组织送银元。当我发现有几个敌人跟踪后,就寻机把银元藏起来,然后开始拼命地跑,紧接着就听到枪声响起,子弹从我身边飞过,打在旁边的树木上。”王菊花说,她一口气跑了几公里,听不到枪声了才找了个山洞躲起来,一个人在山上过了一夜。第二天才把银元送到组织手上,出色地完成了任务。

  1948年,19岁的王菊花如愿成为一名员。然而不久,她即将迎来一次残酷的考验。

  她被敌人逮捕了。在敌人的监狱里,王菊花受尽各种酷刑,被打得遍体鳞伤,她就是一个字都不说。乡政府乡长苏定茂下令,给她灌水,但她坚守自己的信念,决心即使牺牲自己,也绝不透露党的秘密,更不会出卖革命同志。

  “我立功了。”王菊花骄傲地回忆,“选择跟党走,我选对了。人打跑了日本鬼子和反动派,解放了全中国,结束了中国人民受苦受难的日子,让中国人民过上了光明、幸福的生活。”王菊花说。